快捷搜索:  

“上门助浴”悄然兴起 守护失能老人的清洁与尊严

“我(wo)遇到过时间(shijian)最长的(de)是(shi)一年多没洗过澡,老人(ren)因为患病长期卧床,近一年来都是(shi)擦浴。”严频(pin)回忆起今年6月一次上门助浴的(de)经历时这样说。

第七次全国人(ren)口普查数据显示,我(wo)国老年人(ren)口规模庞大,60岁及以上人(ren)口有2.6亿人(ren),其中,65岁及以上人(ren)口1.9亿人(ren)。

伴随人(ren)口老龄化程度进一步加深,失能老人(ren)数量也正逐年攀升。国家卫健委老龄健康司发布的(de)数据显示,截至2021年,我(wo)国失能、半失能和失智老人(ren)已达4500万。

针对(dui)这些失能、半失能和失智老人(ren),在过去一年多时间(shijian)里,“上门助浴”服务(fuwu)悄然兴起——助浴师自带工具,上门提供洗头、泡澡、理发、剪指甲、床上杀菌除螨消臭等“一条龙”服务(fuwu)。

上门助浴的(de)途径有很多,有通过长护险申请居家上门服务(fuwu)的(de),有社区与养老机构合作为困难家庭服务(fuwu)的(de),有公益机构提供服务(fuwu)的(de),也有家属自行购买的(de)……助浴师的(de)出现,为失能老人(ren)带去了体面,以及生存的(de)尊严。

上门助浴约200元一次

“有老人(ren)一年没洗过澡了”

味道,是(shi)助浴师不得不面对(dui)的(de)问题。

成都颐家健康护理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工作人(ren)员燕虎还记得几个月前去成都市金牛区一位老人(ren)家中时的(de)情形。那位老人(ren)一年多没洗过澡,燕虎戴着口罩也能闻到那股刺鼻的(de)味道。那是(shi)一种排泄物、汗臭味、垃圾味混合的(de)味道,难以名状。

但燕虎面不改色。“老人(ren)也有自尊心,即使他(ta)躺在那里无法动弹,他(ta)依然不希望窘迫的(de)一面被陌生人(ren)看见。”燕虎说,“干我(wo)们(men)这一行,尊重老人(ren)非常重要。”

这位老人(ren)是(shi)一名偏瘫患者,因病情导致大小便失禁,床铺上、身体上、屁股上都有黑色污渍,因为时间(shijian)过长,已经干燥起壳。

燕虎没有多看那些黑色污渍,他(ta)笑着和老人(ren)打着招呼,然后抱起老人(ren),将老人(ren)放到轮椅上,推到浴室,转移到经过适老化改造的(de)洗浴椅上。洗浴椅椅脚有吸盘,坐垫有排水孔,中间还可拆卸——便于清洗隐私部位。

这样的(de)情况在助浴师中早已习惯。成都阳和健康管理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负责人(ren)季小榕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她(ta)在和社区的(de)合作项目中,上门摸排需要上门照护、上门洗澡的(de)家庭时,经常会遇到这种情况。

“一进去,就闻到了身体的(de)异味、潮湿的(de)闷臭以及环境的(de)臭味。”季小榕分享起其中的(de)一次经历,同样,她(ta)也没表现出任何不适。“卧床的(de)老人(ren)七十多岁了,她(ta)的(de)姐姐在照顾她(ta)。我(wo)和她(ta)姐姐聊着聊着,她(ta)姐姐就哭了。她(ta)可以照顾妹妹吃饭,但是(shi)很难把妹妹搀扶到浴室,所以平时只能用毛巾帮她(ta)擦擦身体。”季小榕说,“她(ta)非常希望有人(ren)能帮忙解决妹妹的(de)洗澡问题。”

上门助浴,通常是(shi)助浴师三人(ren)一组,抬着一张长约1.8米、宽1米、可对(dui)半拆开的(de)折叠式或充气式浴缸上门,然后在合适的(de)位置铺上防水布装好(hao)浴缸,再接上上下水管,灌入38~40℃的(de)热水,为老人(ren)进行“泡澡”服务(fuwu)。也有公司(gongsi)(gongsi)由助浴师带洗浴椅去浴室给老人(ren)洗澡。

成都地区浴缸洗浴200元左右一次,洗浴椅洗浴100元左右一次。“每次助浴都涵盖理发、修脚、泡澡搓澡、局部护理按摩等服务(fuwu)。成都的(de)收费从全国来说已经很低了,主要是(shi)市场还没完全打开,现在还在用优惠价打开市场。”四川孝之馨养老服务(fuwu)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负责人(ren)雷亮说。

一些人(ren)觉得不就洗个澡嘛

保姆也能做

正如雷亮所说:“市场还没完全打开”。

四川孝之馨养老服务(fuwu)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的(de)核心业务是(shi)上门助浴,平均每个月在六七十单。在雷亮看来,远远没达到预期。“成都从事这一服务(fuwu)的(de)比较少,以为需求会多些。”

成都颐家健康护理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则是(shi)一家养老照护机构,算上康复理疗、上门助浴的(de)套餐,每个月的(de)单量在60单左右;但单纯上门助浴,每个月就只有两三单。“主要是(shi)观念不同。一些人(ren)觉得就是(shi)洗个澡,还花这么多钱。”成都颐家健康护理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运营负责人(ren)严频(pin)说。“还有些人(ren)觉得,不需要洗澡,平时擦一擦就好(hao)了,忽略了卧床老人(ren)的(de)感受和舒适度。”

“一般是(shi)子女或孙辈购买产品(chanpin)。”雷亮告诉记者,两个月前他(ta)们(men)接到来自西安的(de)订单,购买者的(de)父亲住在成都,因为中风长期卧床,只有年迈的(de)母亲照顾。

雷亮告诉记者,他(ta)们(men)上门后,发现老人(ren)的(de)老伴非常抵触助浴这件事。“她(ta)觉得只是(shi)洗个澡,我(wo)们(men)冲一下就把钱赚了。洗澡的(de)过程中也一直在旁边提意见。”患者是(shi)北方人(ren),以前有搓澡的(de)习惯,“她(ta)觉得我(wo)们(men)洗得太轻了,还过来自己上手给丈夫搓,把丈夫的(de)皮肤搓得特别红。”

“其实这就是(shi)为什么病患需要专业的(de)护士和助浴师,因为助浴师会从专业的(de)角度评估老人(ren)的(de)身体状况。比如这位老人(ren)是(shi)一名糖尿病患者,搓澡极易导致皮肤破损,引发感染。可老人(ren)不懂,就觉得没搓澡,不干净。”

直到洗完澡,为老人(ren)擦好(hao)润肤露和爽身粉,老伴还是(shi)不太满意。“但过了段时间(shijian),她(ta)女儿直接打电话(dianhua)来咨询办卡的(de)事。”雷亮笑着说,“现在我(wo)们(men)已经去服务(fuwu)了四次了,老人(ren)的(de)老伴从第一次要在旁边指导、干预,第二次全程观摩,到后面就直接在旁边看电视(shi),她(ta)已经完全适应这项服务(fuwu)了。”

严频(pin)称,“还有的(de)阻力来自老人(ren)本身,他(ta)们(men)会觉得,你(ni)连洗个澡都不愿意给父母洗,你(ni)是(shi)嫌弃妈老汉儿好(hao)脏?”

“还有些人(ren)把这件事归为家政领域,觉得保姆也可以做。但专业的(de)照护和洗澡,是(shi)需要持证上岗的(de),会为老人(ren)进行压疮处理、四肢僵化等情况的(de)护理,为老人(ren)做功能维护,监测老人(ren)的(de)生命体征。这种专业的(de)照护内容是(shi)家庭或家政替代不了的(de)。”

除了清洁身体

还得维护老人(ren)的(de)体面和尊严

不能表现出异样,是(shi)助浴师共同的(de)认知。“有异味,皮肤有破损,甚至疮里有蛆,都要面不改色。”雷亮说,“要维护老人(ren)的(de)体面与尊严。”

还有一些高级知识分子,子女为其购买助浴服务(fuwu),“老人(ren)会有一种脱光了‘任人(ren)鱼肉’的(de)感觉,会有些抵触”。雷亮说,针对(dui)这种情况,助浴师会先为老人(ren)按摩,慢慢让老人(ren)放下戒备,“洗的(de)时候也会用浴巾遮盖身体,让老人(ren)感觉不那么赤裸。”

同性助浴师也是(shi)解决尴尬的(de)方式。严频(pin)告诉记者,根据从业经验,一般女性老人(ren)会排斥男性助浴师,但男性老人(ren)不太会排斥女性助浴师,“所以公司(gongsi)(gongsi)助浴师以女性居多”。

居家照护、上门助浴,除了注意身体的(de)清洁舒适,还会注重对(dui)老人(ren)心灵的(de)照护。

上个月,季小榕接触到一名年轻时有一定身份地位的(de)老人(ren)。“以前他(ta)走在外面,总有人(ren)打招呼。老了以后,打招呼的(de)人(ren)没了,叱咤风云的(de)感觉没了,心理落差很大,脾气变得非常古怪,也不和老伴交流,经常在家里发脾气。”

这样的(de)老人(ren)其实不少。遇到这种情况,季小榕都会特别注重疏解他(ta)们(men)内心的(de)苦闷。“要去了解他(ta)的(de)生平,听他(ta)讲当年的(de)故事。这些事他(ta)其实很想和别人(ren)分享,这时有人(ren)去倾听,就能够让他(ta)舒缓情绪。”季小榕还会恰当地对(dui)老人(ren)进行开导,教他(ta)们(men)去开拓新的(de)身份寻找新的(de)乐趣,从而让老人(ren)接受现状,最后看开。

燕虎则分享起一名退伍老人(ren)的(de)故事。“他(ta)是(shi)一位失智老人(ren),因病导致下肢蜷缩。他(ta)记不清人(ren)和事,就记得红歌,特别爱唱红歌。”那个下午,老人(ren)为燕虎唱了一下午的(de)红歌,“你(ni)给他(ta)鼓掌,给他(ta)竖大拇指,他(ta)就会很高兴,像个小孩子一样,唱得更洪亮了”。

“照顾老人(ren)就像照顾小孩子一样。你(ni)要顺着他(ta)、夸奖他(ta)、尊重他(ta),他(ta)就会愿意亲近你(ni),接受你(ni)的(de)护理。”燕虎说。

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(xinwen)记者 彭惊 【编辑:宋宇晟】

刘国栋、李静:回归25周年,香港如何“乒贯东西”?

西安警方:一大客车司机违规甩客,被立案侦查并刑拘

【十年中国风】开门见山海,全球好(hao)物与中国智造双向奔赴

【正能量速写画】小伙深夜租叉车帮老人(ren)捡气球

37岁缉毒警“熬”成白头 被误认为是(shi)“爷爷”

有聊丨张彬彬:“虐剧”演多了,总是(shi)需要一点“甜”

“一个人(ren)的(de)列车”:列车长身兼数职 日行数万步

英内阁成员:特拉斯执政信誉受创 政策关键部分料难落实

台媒看大陆:山西晋中日升昌票号 银行鼻祖

2024年再次参选?白宫证实拜登仍有连任打算

9岁“火箭男孩”走红:自制PPT给同学上航天课

【寻味中华】千年洛阳水席:水载百味 食汇盛唐

酒店民宿“逢假必涨” 这样真的(de)合法吗?

伊藤美诚爱看《猪猪侠》:每次来中国都会发现有意思的(de)动画片变多了

一年2万元打不住,“老母亲”遛娃被资本盯上了

“国际范”校长杨福家

黄山风景区迎来客流高峰

中国第四批预备航天员选拔工作已于近期启动

居家照护,局部护理,压疮,老人的故事,浴都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425人留言! 共有:425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李文璇 说: 写的真好啊,说出了我的心声
王跃勤 说: 来生还做中国人
张曜捷 说: 坚决维护党和国家的利益
李晨蓓 说: 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
李雨航 说: 这说的有道理啊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